台姊浪潮:謝金燕的台客文藝復興與男同志舞曲文化

文/賴彥甫

1412190829561470

現在一想到謝金燕,就想到她2013年夏天推出的〈姐姐〉。這首歌一放上YouTube便迅速紅遍大街小巷,引起民眾模仿唱跳熱潮,進而獲得商業上極大的成功。從此之後,謝金燕在公眾場合便常以「姐姐」的身分亮相。從2000年初開始以台客電音(或說台語電音)復出歌壇的謝金燕,歷經十幾年的耕耘,已在台灣的流行音樂界中佔有一席之地,並且被視為具台客精神的代表藝人,甚至被封為「台客精神教主」。

謝金燕以「姐姐」之姿成為台客文化的領航人物以及該首歌曲所引起的流行文化現象(尤其在以男同志為主要消費客群的夜店中)提供了機會讓我們得以重思台客文化。台客文化自2000年初逐漸成形並引起許多文化研究者關注,至今也有十來年,但相關討論隨著台客文化已不像從前那樣蓬勃而降溫不少。

繼續閱讀

模糊界線:再探美國音樂錄影帶中的色情與物化

文/連柏翰

Robin-Thicke

美國男歌手羅賓西克(Robin Thicke)在2013年發行〈模糊界線〉(Blurred Lines)一曲,因為歌詞充斥愉虐性愛、音樂錄影帶出現上空裸女而引發爭議,許多自稱女性主義者紛紛跳出來抗議這首歌物化女性,號召抵制。

本文試著藉由〈模糊界線〉爭議來耙梳「物化」的意涵,深化對此詞的認識,並探討使用的政治效果。首先我將先介紹歌曲爭議內容,而後將批判的反物化概念分成「身體物化」以及「去自主」來討論其限制。接著我將指出反物化論的權力觀不但使得分析女性處境無效,更嚴重的是它產製了文化階層,將彰顯出權力互鬥的任何主體認定為文化地位低下者,藉此突顯自身高尚地位。

繼續閱讀

兩岸政治的浮空投影:台灣陸客經濟下的小鄧熱與再現政治

文/賴彥甫

7

鄧麗君堪稱當代華人世界巨星,可以說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鄧麗君的歌聲。生於台灣的她可以說是四、五、六、七年級生的共同回憶。她不僅是一位有多首暢銷金曲的流行天后,更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時期紅遍海內外的演藝傳說。從東北亞的日本、東亞的中國、香港,乃至東南亞的印尼、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遠至美國等地,都可以見到她對這些地方的流行音樂史所留下來的深深烙印。即便直到今天,若有機會到日本、中國,或東南亞地區的中國城裡,都不難在街頭巷弄間聽見鄧麗君的悠悠歌聲,足見在空間與時間兩個面向上這些有不同歷史與文化背景之社會對她的記憶與懷舊情感的綿延紮根。

如果我們把鄧麗君放在華人社會的脈絡中來看,那麼我們現在所聽到的鄧麗君,或者所看到的鄧麗君,包括那些代表她的各種展示品,或是透過高科技視覺技術所創造出來的3D鄧麗君,總是涉及了某種華人認同的(再)建構。然而,由於鄧麗君在過去獨特的時代脈絡下對中華民國所表達的認同立場,再加上華人社會有其內在衝突的離散政治,因而要在某種華人認同的基礎上來再現鄧麗君,便必須要透過歷史的(再)書寫來達到能夠消弭上述衝突的地緣政治效果。我之所以特別強調「某種」,是因為我接下來所要探討的鄧麗君的再現問題,其脈絡主要侷限於兩岸關係的情境中。

繼續閱讀

旅行的意義:陳綺貞的旅人形象再現與認同建構策略

文/吳惹內

cheer

政大哲學系畢業的陳綺貞,從1997年出道、1998年發行第一張專輯《讓我想一想》至今,其清新聲線和獨到的詞曲創作,一直被樂壇和支持者譽為「音樂哲學家」。2004年發表單曲〈旅行的意義〉[1],首創在咖啡店、書店等別於傳統唱片行的寄賣通路,發行首日就賣出500多張,至今已銷破兩萬張。翌年推出的專輯《華麗的冒險》,亦將重新編曲後的〈旅行的意義〉選入其中,並成為當時的第一主打。值得注意的是,在單曲音樂錄影帶中,陳綺貞騎著摩托車,戴著附有飛行眼鏡的哈雷安全帽,灑脫離開情人的視覺再現形象,無論對陳綺貞或其歌迷而言,都是相當具有指標性的再現形象。

「陳綺貞戴安全帽」的造型,在其2005年演唱會《花的姿態》開始,就持續地在其個人大型售票演唱會出現[2];甚至歌迷也參與了這個安全帽形象的建構──「戴安全帽去看陳綺貞演唱會」,不僅標誌著歌迷認同偶像的行為展現;更成為「陳綺貞迷」的認同族群共享的視覺經驗。其後,這樣自立(溺)思考、追求自由的旅人形象,被陳綺貞的企宣團隊反覆使用,不斷出現在陳綺貞的文字和視覺再現之中。陳綺貞儼然成為「旅人」的同義詞。

繼續閱讀

天后賽柏格:蔡依林的天后身份打造與男同志地下文化

文/施舜翔

8963opbk00b60003

很多人說蔡依林喜歡模仿。不過,這些人可以說是看不懂蔡依林,也可以說是不懂明星身份打造,從來都是建構在與過去文化元素對話的基礎上。蔡依林在《看我七十二變》以後開始積極打造自己的天后身份,的確是透過不停吸收外來元素,並且頻繁地重寫、再寫、複寫身份的過程中,建構出一個賽柏格式的自己。

蔡依林是瑪丹娜也是小甜甜布蘭妮。正如瑪丹娜是瑪麗蓮夢露也是葛麗泰嘉寶。[1] 天后的形象從來沒有原創,也沒有本真,只有再創,也只有複寫。在這一連串再創與複寫的過程中,我們因此可以寫出一個陰性符碼的資料庫,寫出一個天后歌手的家族史。

蔡依林作為一個天后賽柏格所承載的文化意義,正在於她的混種表演美學,以及「蔡依林美學」背後所暗藏的陰性資料庫與天后家族史。

繼續閱讀

婊子王國:碧昂絲的鬥狠女性主義與異質粉絲社群

文/連柏翰

2014 MTV Video Music Awards - Show

美國天后碧昂絲在2014年八月的MTV音樂錄影帶大獎中獻上了長達十六分鐘的個人組曲表演,其中包含引起廣大討論的一幕:碧昂絲站在醒目的螢光螢幕前,螢幕上斗大的白字顯示著「女性主義」。弔詭的是,在這畫面之後所表演的歌曲〈完美無瑕〉(Flawless),一再反覆出現以下歌詞:「跪拜吧!婊子!」(Bow down, bitches),這讓許多女性主義者皺眉或嗤之以鼻,認為這不是一首女性主義歌,碧昂絲也不是個女性主義者。

本文從此爭論出發,試圖從碧昂絲歌曲裡塑造的鬥狠女性主義(fierce feminism)來討論女性主義之限制。我先介紹碧昂絲歌曲中的鬥狠女性主義,接著談〈完美無瑕〉這首歌曲所暴露的女性間政治及壓迫再製,進而批判婊子禁用及架空平等論的女性主義,最終我指出碧昂絲依舊是位女性主義者,且此種鬥狠女性主義必須存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