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解禁之後:耽美同人文的情色翻譯

文/陳維琪

tumblr_muyecyZL5L1ru1k0po3_1280

翻譯常扮演引進新文類、新知識的工具,唯獨在情色這塊,似乎始終有些尷尬。八〇年代中期,台灣大量譯入激情場景詳盡露骨的羅曼史小說,但由於出版社與譯者干涉,譯本中的情慾描寫往往遭縮減與刪改。遲至九〇年代,金楓出版社嘗試譯介情色文學,出版《世界性文學名著大系》,最終依然遭新聞處查禁。時至今日,出版業逐漸開放,然而情色書寫大多需要「文學」二字加持,否則仍屈居邊陲位置。即使一般大眾小說已較不避諱性愛場面,卻多半只能輕描淡寫帶過,譯者也可能採取較委婉的譯法[1]

只不過,表面上被打壓的,總會在暗地找到出口。既然情慾依然存在,隨著粉絲文化興起,除了透過網路積極向創作者表達意見之外,不少粉絲也主動投入二次創作,產量可觀,形成所謂的「同人文化」。然而同人文化始終被視為只屬於年輕人的「次文化」(subculture),較不為主流媒體或大眾所知。也正因為這種半遮半掩的特性,粉絲能夠盡情揮灑創作能量,毋須顧及世俗眼光,許多探討「不入流」題材的作品皆可在同人圈流通,裏頭當然也包括了大量情色作品[2]。更有趣的是,近年來,許多粉絲會自行從國外網站挑選作品,譯成中文,在中文網路平台發表。本文擬分析情色同人文的翻譯,簡單探討耽美同人圈的翻譯現象。

 

同人是什麼?

在台灣,「同人文」亦稱「二次創作」、「衍生作品」,是指某部原創作品的讀者借用該作品情節、人物,添加新詮釋,創造獨立成篇的新故事[3],英文稱為fan fiction。同人創作活動在日本、歐美皆行之有年,受到日本影響,台灣同人創作亦逐漸興盛。隨著網路普及,台灣創作者透過網路分享作品,愈發活躍。

一個特殊的現象是,中文同人創作以耽美為大宗,俗稱BL(Boy’s Love),也就是以兩名男性角色之戀情為主軸的故事,創作者又往往以女性為主。耽美同人經常出現露骨情色描寫,甚至可以說,「兩名主角經歷一番波折、確認彼此的愛意、來場熱烈性愛作結」,已成為多數耽美同人的公式。不過,由於創作者之間會發展出一套術語和暗號,自然而然形成耽美同人創作圈篩選讀者的機制,圈外人難以進入,只有「懂門道」之人才知道該往何處尋覓。

以中文同人創作而言,兩岸三地的創作者交流頻繁,但缺少一個規模較大的綜合平台[4],作品散見於各網站、論壇、個人部落格等等,其中尤以私人論壇為主。各論壇會以一個作品、主題、甚至角色配對為核心,吸引各地創作者聚集(例如,粉絲可能自行成立一個以《盜墓筆記》為主的論壇,供同好發表作品),創作者之間反而較無地域之分。

近年來,歐美影集、電影蔚為流行,眾多兩岸三地同人寫手紛紛「掉坑」,最主要的交流平台當屬私人論壇「隨緣居:歐美影視同人版」,不論原作是影集如《雙面人魔》(Hannibal)、《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或是電影如漫威超級英雄系列、《007空降危機》(Skyfall)、《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等等,凡是歐美影視衍生作品,皆可於此發表。不少同好除了自行創作之外,也會譯介歐美創作者所寫的同人文,形成獨特的翻譯文化。

 

全然自由的同人情色翻譯?

那麼,為何研究同人文的翻譯?不論就情色或就翻譯而言,同人創作圈都是一個相對特殊的場域。如前所述,內容涉及情色的刊物若要正式出版,始終綁手綁腳。耽美同人圈的情色書寫則蓬勃發展,情慾橫流、百無禁忌。在此,粉絲既是創作者,也受到其他同人創作的豐富滋養,滿足感官想像。不僅如此,一般書店看不到的題材,在同人圈往往已不是新鮮事,綑綁、羞恥play、放置play、情趣玩具……各種尺度,任君挑選。

另一方面,同人文譯者享有高度自由,這是職業譯者可望而不可及的。以市面上書籍翻譯為例,選書一般由出版社決定,翻譯策略也常受出版社干涉(諸如該採取歸化或異化方針、行文該用何種風格),在出版社的眾多考量之下,譯者拿錢辦事,往往沒有多少發揮或詮釋的空間。在同人圈,譯者身上卻無此等包袱,每個人都是基於一腔熱血、滿心熱愛,在網路上找到好看的歐美同人文,便自動自發翻譯過來,與其他同好「有福同享」。從選文、實際動手翻譯到發表,通常都是同一人獨力進行,既無人支薪,也就沒有受贊助者主導、操縱的情況。

綜上所述,在同人圈翻譯情色作品,一來是在完全自由的情況下翻譯,二來可完整呈現激情描寫、不須因世俗壓力躲躲藏藏,一下子擺脫雙重束縛。在這樣「完全開放」的同人圈,情色翻譯呈現的是何種面貌?

首先是選材。所謂同人文,內容大多以某段戀情或感情關係為核心,主角其實不一定非得為兩名男性不可。歐美不少同人文即是描寫雙性戀、異性戀、女同性戀(台灣動漫界俗稱「百合」)、甚至無性戀。「隨緣居」名義上是「歐美影視同人版」,並未明文限制題材,但是細看論壇中的譯文,幾乎清一色全是耽美BL,少有以女性為主角的翻譯。然而,翻譯應多少發揮了引介其他題材、推波助瀾的作用,例如在「隨緣居」常見的Alpha /Beta /Omega設定、哨兵/嚮導設定[5],都是由歐美同人圈引進。

接下來進入譯文分析。本文主要分析對象為「隨緣居」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同人。目前,「隨緣居」光是復仇者聯盟衍生作品便多達五千多篇,其中標註「翻譯」者一千多篇,資料庫極為龐大,此處僅從其中的PWP文(Porn Without Plot,即以激情床戲為主軸的同人文)抽樣細讀,對照筆者在「隨緣居」打滾數年的經驗,歸納出兩大特點。

其一是譯文的完整性。職業譯者遇到激情描寫,顧慮甚多,除了出版社的要求之外,譯者本身也可能自我審查,刻意「美化」或是省略床戲;同人文翻譯情況則截然相反,畢竟性愛場景是文章賣點,譯者絕不可能打上馬賽克,遑論刪節、簡略。相反的,一切情節在譯文中全數保留,從前戲到完事一項不漏、鉅細靡遺,寫法越是露骨奔放,越受歡迎。不過,或許是少了出版社把關之故,譯者遇到看不懂的句子常索性跳過,只要詳加比對原文,很容易發現譯文常漏東缺西;奇妙的是,有些譯者也會自行增字、添補細節,以下略舉一例:

There is a line of precome now – between the tip of Thor’s dick and Loki’s abdomen …[6]
淫靡的體液在Thor的陰莖和Loki的下腹之間拉出了一條線,……[7]

原文並無能夠對應「淫靡」一詞的地方,大概原文作者不覺得體液(precome)有何淫靡之處,譯者卻似乎覺得這種中性筆調不夠到位,必須安個常用於中文情慾描寫的形容詞,才能突顯煽情氣氛。簡單來說,雖然同人文翻譯不乏誤譯、省略細節的情況,但譯者會適時添加字句,合理化情節。因此,單看譯文成品,完整度還是相當高。

其二,同人文翻譯策略傾向歐化,一整段譯下來往往貼著原文語序走,例如:

And then Thor asks as nicely as he knows how, with his lips and tongue and throat and hands.[8]
接著他盡其所能禮貌地要求,用他的唇與舌與喉嚨與手。[9]

像這樣的順譯法有其優點,但若處理得不妥,很容易譯出歐化、不通順的句子。除此之外,更嚴重的問題是許多字詞譯法僵化:逢fuck必「操」,逢come必「高潮」,cock、dick、penis一律譯為「陰莖」(許多譯者大概意識到陰莖連篇的問題,所以偶爾會用「性器」代換)。thrust多半很有默契地譯為「戳刺」,反而較少譯為「插」。遇到a long slide之類的詞,少不得要「長驅直入」一番。儘管上述所列舉英文字詞的確都是性愛場面常用字,但是譯成中文後,也非得這麼公式化嗎?同樣是譯come,可以高潮,反而不能到了或去了?同樣是譯fuck,可以是操,卻不能上,不能搞,不能幹,不能做愛,不能上床,不能水乳交融,不能巫山雲雨,不能魚水之歡?

歐化句型、詞必定譯,一方面反映出許多同人文譯者較缺乏翻譯專業素養(也因此誤譯不少)、直到不能再直的翻譯觀,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情慾詞彙不足。「隨緣居」亦有文筆優美流暢的同人譯文,但只要發展到床戲,譯者卻常常翻譯能力下降,處理方式千篇一律。

賴守正在〈情色文學與翻譯〉一文提到:「由於禮教的黨陶(作祟?),在所謂的文明社會裡,與性有關的事物往往成為令人難以啟齒的禁忌話題。……這種長期閹割自我對性愛表達能力的不良後果之一,便是導致整個文化性愛辭彙的極端貧乏。翻譯情色文學時最能比較出不同文化間性愛辭彙的豐富與否」(180-81)。

這話也許能夠說明同人文情色翻譯為何僵化至此。相較於市面上的翻譯書籍,同人文中的性愛情節光明磊落、坦坦蕩蕩,譯者更是全然自由,不像職業譯者易受案主干涉,照理來說,應該更能發揮創作能力、獨創新解。細究之下,卻發現同人文譯者實際上表現十分拘泥,習慣套用千篇一律的詞語與譯法,導致譯文顯得左支右絀,往往較原文失色幾分。同人圈的翻譯可說是才剛起步,制度、規範皆尚未定型,但普遍而言,譯者卻甚少採取更加靈活的翻譯策略,其實非常可惜。在情色翻譯這方面,這或許恰恰反映了賴守正所說「性愛詞彙的極端貧乏」,顯示譯者不僅「性愛表達能力」還有發展空間,對情慾的想像亦流於蒼白。

無論如何,同人社群對於情色描寫的接受程度,依然遠勝一般大眾,只是,這不見得代表同人圈在各方面都已全然開放,至少在翻譯方面,同人文中的情色仍有一定框架。

 

註釋

[1] 如日文譯者「綿羊」王蘊潔曾在個人部落格上坦言,她過去翻過一本主題與性愛有關的書,當時要求出版社替她隱去姓名,若是翻譯小說時遇到性愛描寫,也傾向淡化激情程度,選擇「比較含蓄的表達方式」。參見部落格網站「綿羊的譯心譯意」的「色情,情色」一文。

[2] 在這方面,耽美同人文和羅曼史有許多相似之處。關於同人文的情感連結與慾望投射,可配合閱讀本期文章〈真愛也要做愛:同人創作中的情色書寫〉。

[3] 所謂「原作」不一定是小說體裁,也可以是漫畫、卡通、電影等等,同人作品亦有許多形式,不限於小說。

[4] 英文同人創作現況則與此大相逕庭,作品往往集中在兩大公開網站:Fanfiction.net和Archives of Our Own。

[5] 同人作者常會使用類似的世界觀,久而久之,這些故事設定演變成固定的套路,俗稱「某某梗」(例如Alpha/Beta/Omega設定簡稱ABO梗,此外還有靈魂伴侶梗、性轉梗……等等)。許多創作者會沿用這些設定,再在細節變出新花樣。此處提及的ABO梗和哨兵/嚮導梗有類似之處,兩者都設定人類有發情期,而特定的人種會特別容易受到另一種人種吸引,像是Alpha和Omega通常彼此吸引。

[6] 出自“Candy Shop”, miikkaa_xx。

[7] 出自〈【翻譯】【基錘loki/thor】Candy Shop(ABO PWP)〉,難道這還能重名(匿名網友)譯。「隨緣居」屬私人論壇,必須申請帳號、通過驗證再登入論壇,才能閱讀此文。

[8] 出自 “Dream State”, bomb。

[9] 出自〈【授權翻譯】【Thor】dream state (Thor/Loki, NC-17)(6/13更新至第5章)〉,coralhime(匿名網友)譯。

 

圖片出處

Jiuge Illustration

 

引用文獻

賴守正。〈情色文學與翻譯〉。《中外文學》29.5(2000):164-89。

劉素勳。《浪漫愛的譯與易:1960年以後的現代英美羅曼史翻譯研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博士論文,2012。

李依雲。《漫畫的文化研究:變形、象徵與符號化的系譜》。台北:稻鄉,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