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獸/人/機:哈洛威的賽伯格宣言

文/張竣昱

螢幕快照 2017-12-23 下午11.36.08

從〈賽伯格宣言〉(A Cyborg Manifesto)最早發表在《社會主義評論》(Socialist Review)中來看,哈洛威(Donna Haraway)原先的對話對象是社會主義群體。〈賽伯格宣言〉前半段講述身分認同的本質化困境以及人/機界線的模糊,後半段則描述女人在高科技社會的未來景況。由此可見,哈洛威的人/機想像鑲嵌在一個受訊息技術高度構築的社會,思考如何在這樣的社會中,透過技術找到抵抗解放的可能。

繼續閱讀

衣櫃裡的怪物:班蕭夫的恐怖電影酷兒論

文/徐千惠

1047839-1

儘管晚近同性戀研究已不乏對同志電影耙梳的嘗試,班蕭夫(Harry Benshoff) 1997年的著作《衣櫃裡的怪物:同性戀與恐怖電影》(Monsters in the Closet: Homosexuality and the Horror Film)仍可謂眾多文獻中首度對恐怖電影流變與同志運動如何交織相互影響提出歷史性考察的承先啟後者。

繼續閱讀

酷兒的憂鬱:佛洛伊德與巴特勒的憂鬱認同論

文/陳穎

gender-trouble-cover

以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多產來說,他對同性戀的著墨其實不算太多。佛氏對同性戀之成因的分析,主要見於1905年所出版的《性學三論》(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有時為Three 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of Sex[1] 第一章〈性變態〉(“The Sexual Aberrations”),及1922年所發表的〈論嫉妒、妄想症及同性戀中若干神經症機制〉(“Some Neurotic Mechanisms in Jealousy, Paranoia, and Homosexuality”,“some”有時作“certain”)一文。至於女同性戀,可讀1920年所發表的〈女同性戀案例的心理成因〉(“The Psychogenesis of a Case of Homosexuality in a Woman”),[2] 是一名十八歲少女愛上較年長女性的臨床案例;1935年的〈給美國母親的回信〉(“Letter to an American Mother”,有時作“A Letter from Freud (to a mother of a homosexual)”)則表露了佛氏不視同性戀為疾病(illness)、不支持更治的態度。

繼續閱讀

反愛情革命:吉普妮斯的現代愛情勞動論

文/施舜翔

51tWk5V1a-L

吉普妮斯(Laura Kipnis)2003年出版的代表作《反對愛情》(Against Love: A Polemic),應該是單看書名最容易被誤解的一本理論。吉普妮斯不是反對愛情,而是反對愛情的體制化與典範化。吉普妮斯試圖解構的不是愛情,而是由愛情衍生而來的婚姻。那麼,而對吉普妮斯而言,反抗愛情的政治行動是什麼?答案是外遇。

繼續閱讀

惡女的力量:施舜翔的好萊塢惡女解剖學

文/譚以諾

列印

文章撰寫之時,「解放上空/解放乳頭」(Free the Nipple)運動之風正在台灣上空猛吹,台灣朋友──尤其是關注性別議題的朋友──的臉書被一波又一波Free the Nipple的文字和相片「洗版」,不少人撰文討論這場運動,連帶「女性主義」這個詞彙也忽然火紅起來,隨之而來就是一遍反物化、反男性凝視、身體自主、充權、去性化等的討論。女性/女體以不怕裸露的形象於社交媒體、網媒和報章上出現,要與男性平起平坐,我願意露我的身體,我就可以露我的身體。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