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男性的創生:男性時尚消費與身份打造

文/林政憲

413G5LRBKIL._SY344_BO1,204,203,200_

時尚普遍被視為一個陰性特質充斥的文化現象。這樣的印象使得「時尚」一詞和「女性」在大眾思考網絡中建構出根深柢固的連結,同時更讓時尚研究多以女性為核心。儘管近期逐漸有越來越多針對「男性」之於時尚的探討和關注,和女性相較之下,如此學術論述的重要性仍是大大不如前者,也依舊處在邊緣位置。

愛德華茲(Tim Edwards)因此在其著作《時尚放大鏡 : 概念、實踐及政治》(Fashion in Focus: Concepts, Practices and Politics)中,以〈衣著造就男性 : 男子氣概、西裝及男性時尚〉(The Clothes Maketh Man: Masculinity, the Suit and Men’s Fashion)一文,經由對男性時尚邊緣化、八〇年代男性時尚的嶄露頭角、與男性西裝翻案的討論,進一步審視和定位「男性」在時尚脈絡中的價值。

愛德華茲以弗呂格爾(John Flügel)提出的「男性大揚棄」(the great renunciation)檢視時尚史中男性邊緣化現象而有以下觀察。一、時尚和服裝普遍具有區分性別的功用,男性服裝的設計更是力求強調男性特徵;二、男性服裝在裝飾細節發展上比女性緩慢許多;三、由路易十四的華麗服飾而生的「花花公子」(playboy)相對於工業革命下產出的乏味「清教徒」(puritan)穿著傾向彼此就男子氣概 (masculinity)的互相對立;四、男性服飾在歷史上與社經地位密切相關使男性時尚以「功利」(utility)為重;五、二十世紀男性服飾的休閒化更加著重舒適感及實用性。以上要點凸顯出男性穿衣以實用性為考量,而非打造個人風格。

相反地,八〇年代中晚期的幾波潮流讓男性在時尚中的地位有了前所未有的轉變。首先保羅史密斯(Paul Smith)與凱文克萊(Calvin Klein)皆以男性時裝設計師為名出道並將男裝正式搬到伸展台上。除了服裝以外,新興產品如鬚後水和身體護理品也逐漸使男性變成美妝商品的消費族群之一。男性在時尚消費中的擴展同時也催生出不少本以男性為首要讀者的雜誌,如《紳士季刊》(GQ)與《男人幫》(FHM)等。這一系列的變化不僅將男性建構成了「消費欲望對象」(the objects of consumer desire),更創造出了具備「自戀型男子氣概」(narcissistic masculinity)的「新男子」(the New Man)。

愛德華茲在最後指出「西裝」是最被大眾誤解的男性服飾,多數人對西裝的印象往往是一成不變的工作服飾。西裝和工作之間的密切聯想確實是對勞動族群正確的寫照,但西裝事實上在生活中有更多樣的用途,如婚禮、派對、或閨房情趣等。此外,社會變遷讓男性角色變得愈趨複雜,這不只改變了男性生活模式,也導致傳統西裝的分裂(fragmentation)和多樣化(diversifying),更進一步引領男性時尚邁入現代。西裝與現代性的相會迸發出了「主管造型」(the executive look),這讓西裝與性產生連結,也使男性彼此開始爭奇鬥艷。因此時尚不再與男性無關,反而是塑造男性身分地位的重要元素。

 

引用文獻

Edwards, Tim. Fashion in Focus: Concepts, Practices and Politics. New York: Routledge, 201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